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czxgscl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三个平凡的少年》最新章节。

杨过想到王重阳在石棺中留下的字“重阳一生,不弱于人。”说道:“祖师婆婆看透了王重阳的品性,知道他争强好胜,于是费尽心思,破了全真武功,这一招真是高,真是妙。”

龙道:“是啊,杀人容易,折磨人才是最难的。王重阳是英雄,也是豪杰,肯定不怕死,就是心胸小了些,受不了一个女子比自己强,祖师婆婆这样做,就是要打掉王重阳引以为傲的武功,灭掉王重阳所有的自尊和自以为是。”

杨过笑道:“在这一点儿上,我比王重阳强多了,我就不怕我媳妇儿比我厉害。”开了个玩笑,转而叹道:“可惜啊,祖师婆婆忘不了王重阳,恨也好,怨也好,最后还是爱的。”

龙道:“没错,祖师婆婆气一消,剩下的全是对王重阳的思念。不过,他们两个已经势同水火,没有调节的余地了,见面更是不可能。祖师婆婆只能单相思,幻想与王重阳甜甜蜜蜜,幸福美满,幻想王重阳是个好情郎,能为了心爱的女子挺身而出,遮风挡雨,关怀备至。她心中还盼着,有朝一日,能与王重阳携手并肩,同走江湖,做一对人人称羡的爱侣。”

杨过道:“《玉女心经》从第七篇开始,是二人互帮互助的功夫,算是双修了。”说到这儿,杨过脑子轰然一声,脸面霎时涨红。

龙道:“怎么了?想到什么了?”

杨过咽了咽口水,神秘兮兮望了望周围,低声道:“龙儿,你觉不觉得《玉女心经》的招式跟爸爸和赵昶送咱们的那本书上的图样有些类似,就是那档子事儿。”

龙愕然,心道:“以前不懂,也没联想过,现在懂了之后,这么一琢磨,好像还真是。”沉心静气,说道:“过儿,咱们心里明白就好了,不用不用说出来,别冒犯了。”

杨过捂住嘴,嘟囔道:“咱们把这一段跳过去。”

龙点了点头,思索片刻,接着道:“祖师婆婆时而恨王重阳,时而爱王重阳,但终究得不到,这功夫的意境便是爱而不得,患得患失,心中有期盼,但觉前路渺茫,得不到结果。”

杨过问道:“这跟你现在的情绪变化有什么关系?”

龙道:“祖师婆婆抑郁而终,没得圆满,但你我圆满了,我没喜欢你的时候,总是为你担忧,怕你身败名裂。而你呢,你喜欢我,却得不到我的回应,心中煎熬,咱们两个也是患得患失,尚且跟《玉女心经》要旨能对得上。”

杨过接着道:“可现在,你我两情相悦,前路光明,一丁点儿烦恼都没有,我改练了白驼山庄的内功,影响不大,而你是把祖师婆婆的武功练到了头,往前没路走了,难怪心境浮躁了。”

龙“恩”了一声,说道:“所以,我得将这条路从头走一遍,查漏补缺,最好接着《玉女心经》钻研,创出一套新功夫来,贴合现在的心境,也求个功夫上的圆满。”

杨过恍然,磕了磕牙,说道:“那不能从《玉女心经》开始,你得从入门功夫开始,先断情绝爱,冷若冰霜,再想入非非,患得患失,最后两情相悦,浓情蜜意。”

龙道:“恩,这样更稳妥些。”

杨过道:“事不宜迟,龙儿,咱们跟雕兄说一声,赶紧出发回古墓,有寒玉床相助,更保险些。”

龙奇道:“不回西域过年吗?”

杨过道:“不差这一年,爸爸不会在意啦,险些忘了,咱们得去趟绝情谷,跟赵昶说一声,他八成要带公孙绿萼回西域的。”

龙点头道:“听你的,咱们去找雕兄吧。”

杨过笑眯眯伸出手臂,问道:“还要我背吗?雕兄不会笑话的。”

龙微微一笑,走到杨过的身后,伸臂搂着杨过的脖子,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过不多时,龙和杨过看到了神雕的身影。只见他站在一处高地,昂首挺胸,巨爪按着一头斑斓大虫,向天长啸,似是在炫耀自己的神威。

神雕见了龙、杨二人,点了点头,爪子连抬、连踩,将老虎断了气,“轰”一下,跳下高地。

龙和杨过齐声叫道:“雕兄。”奔到神雕跟前。

杨过赞道:“雕兄神勇,小弟佩服,佩服。”

龙从杨过背上落下,走到神雕身旁,抚了抚他的翅膀,浅浅一笑,说道:“雕兄,多日不见,还好吗?”

神雕“咕咕”叫唤两声,甩甩头,让杨过去处理老虎。

杨过道:“我就知道,脏活、累活都是我的。”拔出腰间匕首,走到死虎身旁,扭头道:“龙儿,咱们把虎皮留下吧。雕兄杀得特好,没给留下一个洞。”俯下身子,划开虎颈放血,剥皮抽骨,一通忙活。

龙靠在神雕身侧,看着杨过忙碌,跟神雕有一句,没一句聊天,一个用人语,平平淡淡,一个用禽语,咕咕呱呱,好不热闹。

杨过听着他俩交谈,心生感慨:“龙儿啊,你能懂非人言语,岂是凡间人!但盼你身负神力,可保咱们二人生生世世,永不分离。”正祈祷间,忽听龙道:“过儿,雕兄想跟咱们一起去终南山。”杨过举着血水滴答的手掌,走到龙和神雕面前,说道:“雕兄愿意一起去,自然好,可马上就要入冬了,山上没有合适的地方住啊。”

神雕发出一连串“咕咕”声。

龙道:“雕兄说,我不怕冷,你给我搭个棚子或是找个山洞就行。”

杨过“噗嗤”一笑,说道:“既然雕兄执意如此,咱们大大欢迎,明日一早动身如何?”

神雕点头,往地上一蹲。

杨过会意,跃上高地,切割虎腿等肉厚之处。

龙道:“我去摘些叶子铺在地上,顺便看看有没有野果。”摸出金丝手套戴上,走入林间,先拿了叶子回来,然后再折返林中采摘野果。

是夜,龙和杨过陪伴神雕度过,第二日一早立刻启程,走出山谷后,向北赶赴绝情谷,将相关事宜告知赵昶,然后一路去往陕西,于半月后,抵达终南山。

龙、杨过和神雕站在山脚,眼见山头黑烟红焰,冲天而起,火势巨大,还未靠近,脸面被火烤得发疼。

杨过道:“龙儿,咱们怎么办?”

龙道:“我估计,应该是蒙古攻打全真教,放火逼迫,咱们别惹麻烦,敬而远之吧。”

杨过道:“重阳宫道士怎么办?坐视不理吗?”

龙道:“过儿,你看,有人下山吗?”

杨过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没发现任何人

往山下赶,顿觉奇怪,问道:“不会都烧死了吧?这么安静的。怎么连蒙古人都没有?”

龙道:“全真教家大业大,是北方第一大教,地位尊崇,教众无数,在民间声誉颇高。蒙古定将全真教视为大敌,如果招揽不成,便要摧毁。不管那一种方式,都得先交涉过再说,不可能上来就烧山,我想,多半是没谈拢,全真教早有准备,提前转移,只留下个重阳宫。鞑子为了泄愤,才这么办,山上定是没人了。”

杨过觉得龙说的有理,指着通往山阴方向的小路,说道:“咱们从这儿走吧,先在红花坳里头藏一藏,把雕兄的家盖好,等山火熄灭后,咱们再潜回古墓。”

龙却道:“过儿,你先带雕兄过去,我回古墓正门附近一趟,那里是蜂巢所在,若是玉蜂没有损伤,我把玉蜂也带到红花坳去,以后就在那里给它们安家。”

杨过道:“好,龙儿,你小心,我和雕兄先走了。”从神雕背上解下两柄长剑,掉转剑柄递给龙。

龙接过双剑,叮嘱道:“你们也小心,山火无情,别受伤。”分辨好方向,双足点地,掠了出去,倏忽间,消失在山林中。

神雕“咕咕”一声,拍了拍杨过,似是安慰他莫要担心。

杨过道:“让雕兄看笑话了,我总不放心龙儿。”带着神雕绕山路,转进山间的红花坳。

曾经的枝繁叶茂,红花簇簇不见了影踪,入目的唯有一片渐近枯萎的干枝,地面上铺着厚厚的一层落叶,枯黄的花瓣,保护花根,为冬日的到来做准备。

杨过喜欢热烈的红花,见了此情此景,不禁大感惋惜。挥动玄铁剑,扫出一片空地,杨过对神雕道:“雕兄,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砍树来。”指了指东南方向的一片密林。那里都是古树,作为建屋的木材最好不过。玄铁剑肖铁如泥,砍树更不在话下。多年打磨,杨过的膂力已经堪比大力士,扛几棵树回来不是问题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三个平凡的少年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祸害大清

一辞西城

妖孽太多吃不消

王令

对笛卡尔<沉思>的诘难

天地幽怜

弗雷德里克·波尔中短篇科幻小说集

超灵哒

你的快乐我来渡

米仓山人

重生豪门潜规则

三湘夜雨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